突然想起

昨天和傑聊到之前交過的男朋友,然後他問我:我以前怎麼了?

其實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拿前男友來說,他對我真的也沒什麼值得可以講出來說「他對我很好」的事情,反倒是有很多是講了都被問說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的事。講到那時候出車禍他一付無關緊要的口吻,還有很多種種,我覺得自己當時也滿能忍耐的,都一直忍耐著這些冷漠的我也有錯吧?

想到大學時的男朋友,其實他沒有什麼不好,當時交往久了之後唯一讓我比較不高興的就是他把很多事當做是我「應該」要做的事。然而我選擇忍耐,他卻選擇和打工的同事曖昧,對當時年紀小的我來說,這是一件很受傷的事,如果你喜歡上了別人,為什麼要背著我偷偷和對方曖昧,難道一定要等確定追到手了才要跟我提分開嗎?最好笑的是,發現這件事的我還是忍到了畢業。

我以為一生大概被劈腿一次就可以了,結果前男友也是愛上女同事,不敢告訴我,假裝自己淡出就是分手,我怪罪他好像是我自己沒搞清楚他在淡出就表示分手,也許真的是我的錯,我跟本不該跟他在一起。

結合上兩任男友,我不禁懷疑我上輩子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要還債,所以必須經過一番寒澈骨,然後才能得梅花撲鼻香。

至少現在過得好,我可以很自豪地告訴自己當初決定分手是對的。誰說先提分手的就一定不會痛,我兩次,都痛,痛得是我怎麼會這麼笨。

我會好好的,以後都會好好的,現在,我很幸福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